• 2009-09-29

    父与子

    9月22日中午 ,碧空如洗,秋日悠长,明天是秋分!

    在丁记吃过砂锅,妹妹开车带上老妈、二姑去给她们买衣服,明天也是她的生日!

    我和老爸走路去洗澡,在东明路斑驳的梧桐树影下,两父子晃晃悠悠,开着男人之间

    的玩笑。我拉着老爸的手,说起工作中的趣事和和老爸那长长的寿眉,老爸轻快的往前走着,

    一点不比我走的慢,说起30年前在郑州看病时抱着我上二七塔累的够呛,感慨的说:那时我的身体

    ...
  • 2009-09-01

    市场探讨

    M:怎么看市场

    C:到底了吧

    到2600应该很安全啦!

    实体企业的业绩正在回升,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

    Me:打掉800点泡沫

    C:昨天格林斯潘有个观点很有意思,我也认为是对的:股市上涨有利于走出经济衰退,理由:股市上涨带来公司资产规模和净资产增加-可融资能力提升-资金充裕-走出困境!

    很早的观点,我只是昨天才看到

    很多是...
  • 2009-08-13

    倒了歌

    现在这个市场,真是没法看了

    明明是在出货,越看越像打压吸筹

    明明在吸筹, 越看越像出货!

     

     

  • 2009-06-04

    忘不了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的错,忘不了你的好,
    忘不了雨中的散步,也忘不了那风里的拥抱。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的泪,忘不了你的笑,
    忘不了叶落的惆怅,也忘不了那花开的烦恼.

    寂寞的长巷,而今斜月清照,冷落的秋千,而今迎风轻摇
    它重复你的叮咛,一声声,忘了!忘了!
    它低诉我的衷曲,一声声,难了!难了!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春的思,忘不了花萦绕
    忘不了离别的失意,也忘不了相思的苦恼

  • 2009-05-12

    悼念

    “作为死者,我们沉痛哀悼在地震中不幸活下来的亲人,为你们所经受的痛苦和屈辱。”

     

  • 2009-04-06

    典雅

    玉壶买春,赏雨茆屋

    座中佳士,左右修竹

    白云初晴,幽鸟相逐

    眠琴绿阴,上有飞瀑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书之岁华,其曰可读

  • 去年汇源宣布卖给可乐,曾经和苗少爷探讨获批地可能性,俺当时自信满满,说起这个事最大的风险,便开玩笑除非“局势进一步恶化,可乐自己反悔,自己给自己下绊,让部里的内应不给批”,搞个周瑜打黄盖!果然,面对国际跨国大集团,以前超级没有自信和脊梁的部委衙门这次居然挺起了“坚实”得脊梁,说了回“不”!我们的战略资产--果汁,终于还是要回到国人手里自己养,哪怕老板自己觉得这个摊子撑起来有点难了,想卖个好价钱自己换点现金搞点更战略的资产!

    如果俺是肯特先生,一定晚上偷偷的在家乐得翻跟头,当然,面对媒体,还是会一脸沉痛严肃地说,“很遗憾该项交易未能如计划进行,但我们尊重**部的决定。”

    写到这里,俺突然想到大话西游中牛魔王宣布迎娶紫霞仙子时,那位长得奇形怪状的妖怪一句“我反对这桩婚姻!”俺也很想象星爷一样上去踹他两脚“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轮到你这个妖怪来反对?”

  • 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庚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 谁是最好的巫师?
    郭凯


    谷主很诧异的看着我,在我打完电话之后:你在跟谁讨论金融危机呢?

    我知道我的嗓门有点高,因为我不是很喜欢讨论“谁是最好的巫师”这样的问题。

    “预测危机”是最近很热的东西。谁谁谁在哪哪哪就说过危机要爆发,是我隔不了多久就要听到的话,我把这类话都归入“谁是最好的巫师”。

    说实话,我还真有自己喜欢...
  • 2008-12-05

    青灯

    把酒临风

    你和中国一起老去

    长廊贯穿春秋

    大门口的陌生人

    正砸响门环

  • 昨晚敬业的大菜问我对今天要上市的紫金矿业怎么看,俺没好气地回答“破发。破发!”,什么混账玩意,a股发行价居然定得比h股市场价还高,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傻小子们看着7块多还以为他价格低呢,这个可是全A股独一份空前绝后的每股股本面额0.1元,按照和山东黄金相似的股本面额的话,他的发行价可以折算成71.3元,蒙谁呀!

    谁知道这个破石头开盘首日,下午居然又露了一次大脸,最高涨到22,涨幅208%,收盘还长了95%,折合港币要15.7,溢价105%,真无耻!他们的保荐人还厚颜无耻的跟我说“业绩每次都是超预期,跟基经们交流,大家还都很看好,到11还是想到了,但是到22可是万万也没想到”,是啊,大家都没想到!

          这个官府苦心孤诣设计的为了杜绝恶性炒作而隆重推出的T+1制度。却被人拿这个好好的玩弄了一把,早上高换手之后,只有买单没有卖单(买了当天不许卖),便宜了真正的武艺高强的投机分子们,否则谁这么拉,那是摆明找死嘛!但是有了这个制度,这么玩的人,却成了最聪明的人!最赚钱的人!但是对整个市场,这是一种摧残!

    制度呀!制度!

    无语!

     

  • 2008-04-16

    满眼红灯照

    上午上了msn,俺的眼睛立马昏花了,满眼都是加红心,china的,红彤彤一片,晃得我眼花!

    有的哥们甚至连加几个红心,仿佛给领袖表忠心,中午上了qq,两个群里在对骂

    又要抵制家乐福了!晕倒,俺说了几句话,抵制是自由,不抵制也是自由,没有高下之分,现在是不抵制的把抵制的当愚民,智力上居高临下,抵制的吧不抵制的当卖国贼,软骨头,道德上居高临下。其实我倒是无所谓,虽然自己内心对积极抵制也不太热心,但是看着那么多热情的朋友,俺也实在不好意思,移动发短信让取的购物券,准备领万佳不领家乐福的了,虽然它离的更近点!

    99年大使馆,俺经历了抵制美货,04年靖国神社,是抵制日货,08年奥运圣火,变法货了

    运动喽,运动喽,四五年,就来一次!一茬又一茬呀!

  •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太平御览第三十卷 ○寒食

      《荆楚岁时记》曰:去冬节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 
      陆翙《邺中记》曰:寒食三日作醴酪,又煮粳米及麦为酪,捣杏仁煮作粥。案《玉烛宝典》,今日悉为大麦粥,研杏仁为酪,引饧沃之。
     
      又:孙楚《祭子推文》云:黍饭一盘,醴酪二盂。是其事也。
     
      又曰:并州俗,冬至一百五日,为介子推断火,冷食三日,作干粥,是今之糗也。
     
      范晔《后汉书》曰:周举迁并州刺史,太原一郡旧俗,以介子推焚骸,有龙忌之禁,至其月,咸言神灵不乐举火。举移书於子推庙云:“春中食寒一月,老小不堪,今则三日而已。”
     
      魏武帝《刑罚令》曰:闻太原、上党、西河、雁门,冬至后百有五日,皆沍寒之地,老少羸弱将有不堪之患,令人不得寒食,若犯者,家长半岁刑,主吏百日刑,令长罚一月俸。
     
      周裴《汝南先贤传》曰:太原旧俗,以介子推焚骸,一月寒食,莫敢烟爨。
     
      刘向《别录》曰:寒食蹋蹴,黄帝所造,本兵势也。或云起於战国。案鞠与球同,古人蹋蹴以为戏。
     
      《古今艺术图》云:寒食秋千,本北方山戎之戏,以习轻趫者也。
     
      又按周举移书及魏武《明罚令》,陆翙《邺中记》,并云寒食断火,起於子推。《琴操》所云子绥,绥即推也。
     
      又云:五月五日,与今有异,皆因流俗所传。据《左传》及《史记》,并无介子推被焚之事。按《周礼》“司烜氏仲春以木铎修火禁於国中。”注云:“为季春将出火也。”今寒食准节气是仲春之末,清明是三月之初,然则禁火,盖周之旧制。
     
      《玉烛宝典》曰:寒食此节,城市尤多斗鸡之戏。《左传》有季郈斗鸡,其来远矣。
     
      《周书时训》曰:清明之日桐不华,岁有大寒;田鼠不化,国多贪残;虹不见,妇人乱色;戴胜不降桑,政教不平。
     
      唐李崇嗣《寒食诗》曰:普天皆灭焰,匝地尽藏烟。不知何处火,来就客心燃。
     
      又宋之问《途中寒食诗》曰:马上逢寒食,途中属暮春,可怜江浦望,不见洛桥人。
     
      又沈佺期《岭表逢寒食诗》曰:岭外逢寒食,春来不见饧。洛阳新甲子,何日是清明

  • 2008-03-29

    When You Are Old

    When You Are Old

    When you are old and gra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  

     

    《三垂冈》

     

    严遂成(清)

     

    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残唐五代,最绚烂迷人的时代,就是李克用、朱温、李存勖,王彦章等人的故事了,沙陀骑兵英雄李克用与汉族老军阀枭雄朱温斗了一辈子,缚手缚脚,最后两人的成败,由下一代决定,李克用虽英年早逝,但帐下奇儿相对朱温的灯前老泪,仍算幸运!

          今日老爸去参加韩叔的葬礼。如能生于五代,以韩叔的能力,估计也能挣个一代英雄的名号,可惜天不假年,后继乏人,前日老爸打电话说起这个消息,语音前所未有的沉重,这位能力与人格同样令我敬佩的长者离世,实在伤感。